翡翠平台-翡翠娱乐欢迎您!

《杀破狼·贪狼》:港片的创造力依然旺盛

2017-11-05 11:59 网络整理

《杀破狼·贪狼》(以下简称《贪狼》)作为《杀破狼》系列的第三部,武戏有劲道,文戏更精到。电影将故事安排在泰国,但仍是纯正的港片口味。

叶伟信重执导筒,郑保瑞出任制片,梁礼彦继续担纲编剧,都保证了电影对两部前作风格的继续发扬。

《贪狼》并不是纯以打戏夺人眼球的B级片,即使在肉搏招式的设计上,2017年的动作片无出其右。

片头字幕以上下倒置的城市天际线为背景,黑白镜头中,血滴如凝墨,缓缓滴下,音乐阴郁悲鸣,定下全片叙事沉痛黑暗的基调。

影片开场是三组人物日常生活的混剪,次第展开三条平行叙事线。用视频录影带的画面,导入李忠志(古天乐饰)的家庭生活,寥寥几个镜头,将父女关系由亲密无间转向拘谨僵硬的过程交代清楚,之后迅速布下李咏芝(陈汉娜饰)的失踪疑云,悬念遂起,节奏把握妥帖。

古天乐过去有过多次出演居家男人一类角色的经历,在这一小场戏,以及随后几场闪回镜头中,演活意外丧妻的单亲父亲对女儿的强烈保护欲与控制欲,也让其在女儿失踪后孤身赴泰、调查复仇的一系列举动,在逻辑上可信。

香港警察的身份云云,更多是为李忠志超出常人的侦察能力及格斗能力提供理由,也有利于演员调用过去饰演警员类角色时积累的表演经验。

电影给另一主要角色、华人探员崔杰(吴樾饰)所安排的家庭温情戏,构成对李忠志凄清苦况的对照,又是李忠志所曾经拥有过的温馨家庭生活的回响和投射。

崔杰春风得意,满心对未来生活的美好期许,被牵连卷入修罗场,挣扎求生,是警匪犯罪题材的港片中,把人物往惨里写的惯用剧情安排。

编剧总算手下留情,片尾另一警察角色Tak(托尼·贾饰)成了“替死鬼”。

Tak对血光之灾的不良预感,包括以平安符相赠崔杰,都是编剧在为角色立Flag。

港片热衷于玩弄这类细节的小技巧,实则是借宿命论感慨人生无常。《无间道》系列,片名直接出自佛经;《杀破狼》系列,片名则取自紫微斗数的“七杀、破军、贪狼”命格。

《贪狼》提醒观众注意到电影取名的用意,而不实指,是要观众自行将之与片中各人性格命运做比照和对号入座,虚虚实实,增添回味。

电影其实宗教色彩淡薄,尽管剧情发生在泰国。李忠志拜佛一幕,也是匆匆带过,并不深入信仰讨论。

作为反派的市长秘书郑汉守(林家栋饰),在藏匿于屠宰场的人体器官黑市上,与前雇佣军Sacha(克里斯·柯林斯饰)的一番业务化交谈,冰冷不带感情。

Sacha的人生信条是现世主义,镜头的特写安排,Sacha以人皮相赠郑汉守的情节设计,都在提醒观众后者秉承同样的人生信条,与其外形上的文质彬彬,构成不寒而栗的对照。

《贪狼》的文戏与武戏并不割裂发展,互相推进。李忠志与崔杰追拿偷拍狂的一场戏,作为电影众多动作戏的头盘菜,镜头语言如同在拍摄跑酷,剪辑复杂不失流畅。李忠志在警局怒打嫌犯,加深对角色性格中暴躁成分的展现。

两场认尸戏绝不雷同,一样打动人心。

在第一场戏里,演员通过对面部表情及肢体语言的精准调动,表现出角色焦虑、迫切、恐惧、迷茫的多重心态,分寸感把握得好,少一分则肤浅,多一分又浮夸。

第二场戏放开了情绪表演,观众看着揪心,角色的心态则悄然由暴躁强势向内疚和绝望方向转变,为后来的移情与自我牺牲提供合理性。

电影观赏性最佳的两场打戏,吴樾的楼道混战,以及托尼·贾的天台逐斗,同时发生在剧情中段。交错剪辑,也并不乱了章法。

Tak为救无辜孩童而殒命,慢镜头的处理方式,给观众制造角色尚有生机的希望,冰冷收场,悲剧的冲击力更强。

屠宰场的重头戏,吴樾与古天乐皆有吃重动作镜头,而风格区分鲜明,照顾到角色差异及演员武打功底,让吴樾好看,让古天乐藏拙。

写实的动作设计,刀刀入肉,没有花拳绣腿,务求让观众有“痛感”。李忠志腿上中钩被拖行的一场戏,撕心裂肺,挑战观众神经。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