翡翠平台-翡翠娱乐欢迎您!

田沁鑫:今年乌镇戏剧节多了中国元素

2017-10-30 12:02 网络整理

《叶普盖尼·奥涅金》剧照

《叶普盖尼·奥涅金》剧照

《窦娥》剧照

《窦娥》剧照

导演田沁鑫

导演田沁鑫

  从1997年4月,话剧《断腕》在中国儿童剧院首演算起,今年刚好是田沁鑫[微博]登上中国戏剧舞台20年。对她来说,这一年像坐过山车,其中最重要的两件事就是担任乌镇戏剧节艺术总监,以及与死神擦肩而过。

  回顾自己这些年的戏剧创作,田沁鑫对新京报记者说:“在我开始导戏的前十六年,都在做中国文化精神的戏剧,几乎没排过外国戏,也不知道为什么。我就像穿着中国传统衣裳,站在一群世界名牌面前,那时候我觉得特别孤独,但我一直穿着中国衣裳,所以今天我依然坚持了。”

  1 与死神擦肩而过

  ——“上天对我很仁义”

  上一次采访田沁鑫,是今年2月在国家话剧院排练场,她的《北京法源寺》是第三届中国原创话剧邀请展的开幕大戏。她的语气有些急促,身体像打了气,谈了很多自己的创作理念,以及这部戏演出时如何受观众欢迎,票卖得好。

  在此之前,她的新戏《聆听弘一》刚完成首演,紧接着还要排一部众多大牌主演的商业音乐剧《阿尔兹记忆的爱情》。同时,还要与上海戏剧学院合作完成青春版《狂飙》,由于演员年轻稚嫩,时间紧,她心里着急,临演出前20来天,又加入了8台高清摄像机。这几台高清摄像机,除了技术上的需要,也掩饰了学生们舞台经验的不足,让他们的青春活力直接扑到观众面前。

  5月26日,在青春版《狂飙》首轮演完的两周后,田沁鑫因腹痛难忍紧急住院,当时她还不知道胰腺炎的危险,“病快好的时候,我才知道这个病是可以死人的。我说要死了可怎么办,一阵恐惧。那些天住在重症监护室,晚上确实很痛苦,我想这绝对是个死神出没的地方。我说我得出院,但医生说不行,你必须得治下去,所以我坚持住了40天。我那时候想的就是不要放弃,我说之后两年就是所有戏不排了,也要先把身体养好。但是乌镇戏剧节,这是一份责任,如果我死了就拉倒了,要还活着能工作,就要把乌镇戏剧节这个事给做起来。”

  现在说起这些,田沁鑫语气平和。她觉得上天对她非常仁义,要是《狂飙》排到半截病倒,“那就太对不起上戏了”,而且幸亏病在上海,当地的瑞金医院是亚洲治疗胰腺炎最好的医院。她还一个劲儿地告诫记者,千万别熬夜,在她住在重症监护室的40天里,四个人因为胰腺炎去世,其中三个是年轻人。

  2 从参与者到艺术总监

  ——“最在意的是安全”

  “下半年,只做乌镇戏剧节这一件事”,这是田沁鑫大病初愈后的承诺。

  在医院的那段时间里,她特别感谢两个人,一个是负责联系剧目和嘉宾邀约的傅琳,另一个是清华大学计算机专业的金石飞,他负责安排如何在11天里,让100场邀演剧目和18部青年竞演作品在12个剧场顺利上演。

  田沁鑫在乌镇的工作室就是一个排练场,墙上贴满了24部大戏的海报,布一拉开就是整面墙的镜子,桌子上放着杂乱的资料,还有两瓶白酒、两瓶红酒。

  前四届乌镇戏剧节,田沁鑫都是参与者,带来了包括第一届的闭幕大戏《四世同堂》,第二届的开幕大戏《青蛇》。

  今年当了艺术总监,她最在意的是什么?“第一是安全,第二是安全,第三还是安全。这24个剧组到来,我都要去参加他们的技术会。在技术方面和生活方面遇到什么问题,我要随时帮他们想办法。开幕当天就有三部大戏要演,这两天德国、巴西的团队也过来了,经历了20多个小时的飞行,但他们都很有力量,也很有劲头。”

  3 努力做到兼容并蓄

  ——“很想能有部中国戏曲”

  聊到这五年乌镇戏剧节的积累,田沁鑫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:“前人栽树,后人乘凉”,不吝啬对陈向宏、黄磊[微博]、赖声川[微博]、孟京辉[微博]的感谢。回顾第五届戏剧节的特别之处,她觉得是“兼容并蓄,突出艺术气质。”今年演出的《叶普盖尼·奥涅金》《海鸥》《丁西林民国喜剧三则》《裁缝》等,在坊间评价都不错。

上一篇:没有了
为您推荐